当前位置:首页 >> 最新文章

擦亮中国装备辽宁全面深化改革进行时0《新闻》光隔离器

2020-08-13 10:18:16  粮油机械网

擦亮“中国装备”辽宁全面深化改革进行时

提质,增效,升级——人们在注视:“辽宁装备”怎样破题?

一个国家经济实力强不强,要看其工业;一个国家工业底气足不足,要看其重大装备。

重大装备,辽宁的“金字招牌”,几番栉风沐雨,而今光泽更亮。今年以来,全省装备制造业规模以上企业厚积薄发,一季度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0.2%,利润增幅高达38%,在全国靠前。

以创新驱动提质,靠深化改革增效,向全球价值链高端升级——被称为“共和国装备部”的辽宁,目光定格在“让中国重大装备享誉世界”,昂首迈向全球装备制造业“第一方阵”。

以创新驱动提质

从“大路货”到“绝版货”、从制造单机到成套总包,质变悄然加速

行进在辽沈大地,我们感受着重大装备的“重量”:国内第一艘万箱集装箱船335米长10层楼高,全球首套1600吨加氢裂化反应器需要96个车轮推载……

然而,重大装备的价值不在“大块头”,在于“大智慧”——技术含量“高精尖特”。

这两年,行业内,机床的“一笔账”反复被提及:一台重达2吨、价值30多万元的数控机床,90%以上部件的技术和工艺都掌握了,惟一拿不下来的是机床“心脏”——手掌大的数控软件,常常要花一大笔钱从国外购买。

差距,似乎只有一点点。但这一点点,却阻碍着中国重大装备跻身“国际一流”。

辽宁装备制造业要全面“提质”,只有掌握最核心技术,打通“受制于人”的最后环节,才能当得起“中国重大装备的标杆”。

提质靠什么?“企业盈利可以有起伏,科研投入只能往上走。”有“国家砝码”美誉的沈鼓集团,投资3亿多元建起国内最先进的实验中心和国内最大的试验平台。一年多前,由沈鼓制造的长输管线压缩机在西气东输二线运转成功,这一历史性突破被比作天然气输送领域的“两弹一星”。目前,辽宁装备制造企业研发投入多数超过5%,高于全国平均水平。

更多借力创新驱动,汇聚最精粹的能量,打造综合竞争优势——质变悄然加速。

从“大路货”到“绝版货”。“别小看这些又黑又暗的大家伙,它是国际上最先进的核岛压力容器。”大连一重加氢总裁许崇勇,拍打着即将出厂的AP1000核电站核岛压力容器,神采飞扬。中外都没有现成的制造技术,而一重加氢已完全掌握。

从制造单机到成套总包。大连重工起重党委副书记田长军介绍,前些年刚具备单机的制造能力,怎么拿得出成套设备的解决方案?现在,冶金、港口、造船、能源四大领域的重大装备,每个环节的核心技术都掌握在手,“做成套的利润率,比做单机高出不止一两倍。”北方重工负责人说:“自主创新让我们拿下成套项目,克虏伯这样的行业巨头为了卖单机,反过来得给我们打工。”

靠深化改革增效

“进”更积极有为,“退”更主动有序,激发企业活力

振兴重大装备,关键是企业增效。辽宁以结构改革推进结构调整,进退并举,充分激发市场主体活力。

进,要更加积极有为——“混合所有制”改革,辽宁快马加鞭。

大连船舶重工集团是国内首家整体上市的军工企业,资产100%注入上市公司,在保持国有控股的同时,民资、外资持股比例不断增加。

大船集团资产状况良好,产品大多是“独一份”,何必还要搞“混合”?大船回答:不是为了募集资金,而是希望通过股权多元化改善公司治理,提高效率。“过去做决策,核心管理层几个人就能定下来,现在战略投资者、民企股东盯得紧,逼着企业运营更正规更高效。”大船副总裁安玉民说。

大连市副市长刘岩介绍,大连经营性国有企业全部实现了股权多元化。国有股比例看似下降,但装备制造企业总体实力更强。

退,要更加主动有序——剥离生产型服务业,辽宁一马当先。

沈阳远大科技创业园的一栋栋漂亮小楼里,正酝酿着一个个可能震撼市场的科研成果。去年10月,远大将科研部门分离出来,整合成立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专业研究院。科研人员的心血,集团公司要花钱买,科研人员还能终身从后续销售中提成。

智能振动控制专家韩旭带着研发项目从德国来到远大,“看中的就是这里灵活的机制、宽松的氛围。”每个研发项目都要直面市场,每位研发人员都与转化后的成果收益相挂钩。“研发项目,真正变成科研人员自己的‘孩子’。”

重大装备制造业集中的铁西区,一年间有11户重点企业分离成立21户生产性服务业企业。告别“大而全”模式,企业创造力全面释放。

政府和企业的关系怎么摆?辽宁辩证做好“进退法”,减少微观干预,增强政府服务。

重大装备的投资往往高达数千万乃至上亿元。以前,只要额度超标,企业投资就不能自己说了算。审批耗时长,不知误了多少商机。

“能交给企业做决策的,政府尽快退出来,退是为了更好地进。”辽宁明确,只要符合国家产业规划,达到环评、能效标准的,省级层面一律松绑,由审批改为备案。一年多来,辽宁取消、下放、简化了近百项行政审批。4月初,华晨宝马投资70亿元的新五系生产线开始运转,“搁以前跑审批,至少要一年才能把章盖齐。现在从报备到投产也就3个月。”

不需要时,政府隐身;需要时,政府现身。辽宁在全国最早设立首台套重大技术装备专项,助推企业增效。大连橡胶塑机公司得益于这一政策,研制的一项首台套项目顺利交付用户,一举冲破国外大型乙烯生产装置的垄断,“没有政府的支持跟进,我们企业可不敢冒这个险。”

向全球价值链高端升级

在“微笑曲线”两端笑起来,做最好的制造服务商

当中国装备制造业规模跃居世界首位时,美国专家曾指出:“如果在国际高端市场见不到中国企业的身影,中国装备制造业还谈不上具有核心竞争力。”辽宁重大装备企业记住了这句话。

是不是一流,要在国际市场上印证;做没做到高端,要在全球价值链上衡量。

研发—制造—服务,勾连成重大装备的“微笑曲线”。“中间高、两头低,那是‘哭泣曲线’,辛苦一通,利润大头都被人家拿走。”辽宁省经信委副主任何庆说,不把研发和服务这两端做强,辽宁装备制造业就“笑”不起来。

与研发相比,服务最薄弱。不少生产企业长期认为研发是核心,服务是附属环节,不用多费心思。然而,在“与巨人对视”中,辽宁装备企业看到了巨大落差。那些闻名遐迩的装备制造“大鳄”正在从单纯制造向制造服务转型,服务的附加值甚至远高于制造和研发环节。

从卖产品到卖服务,辽宁重大装备的结构升级抢先破题。

“我们售出的每一台数控机床,这会儿运营得咋样,我从手机上立马就能知道。”沈阳机床董事长关锡友轻点手机,屏幕上即刻出现一张用户分布图,再点击其中一家广西用户的数控机床,显示“正在加工中,已工作96小时”。

沈阳机床研制出i5智能系统,使每台交付用户的数控机床变身“智能机床”,可以随时了解产品运行状况,提供精准的维护保养和技术升级。“我们在沈阳的技术人员,比千里之外的用户还要早发现机床加工中可能碰到的问题。”国外同行参观沈阳机床的智能系统后,半开玩笑地说:“即使你们不再生产新机床,现有机床的维护和服务也够赚的啦!”

“私人订制是新的利润增长点。互联网时代,抓住用户就抓住了一切。”沈鼓集团董事长苏永强说,过去沈鼓卖的是统一规格和功能的产品,现在则致力于提供个性化、专属化的全流程服务。沈鼓整合内部资源,筹建客服、信息、检验检测等11个生产性服务中心,预计全部建成后,年产值将逾30亿元,从一家传统制造商转为新型制造服务商。

这两年,越来越多的辽宁重大装备在国外闯出名堂,高端市场在哪里,就把触角延伸到哪里,半数以上大型装备制造企业的海外市场进账占总收入三成多,并竞相展开海外并购,“把老外的钱赚到手是真本事。”大连瓦轴集团总经理孟伟说。

盾构机,是高端装备制造业的标志,也是“辽宁装备”的拳头产品。这种体量庞大的设备总是掘进在隧道挖掘最前方,挖得越深,周遭越暗,也越考验掘进实力。当光明瞬间涌入,意味着隧道终于打通。辽宁重大装备也有一股子“掘进精神”,走过辉煌,直面挑战,在一连串质变中冲向世界装备业制高点。

转型升级新期盼

希望给中国装备提气

以汽车为例,现在市场上销售的高档车基本都是原装进口车,合资品牌发动机也都是国外技术,就是自主品牌汽车也基本采用了国外发动机。希望辽宁能制造出与奔驰、宝马汽车厂商相匹配的发动机,让我们自主品牌的汽车也有“中国心”,给“中国装备”提气。

——梁宏博(辽宁省边防总队沈阳边检站)

政府和企业要更好对接

辽宁应深化改革,实现政府和装备制造业企业更好地对接。比如协助企业建立科技成果转化激励制度,保证科研投入的有效性;构建中小企业科技创新服务平台,为中小企业提供一站式全方位服务等。

——李岗(沈阳市沈河区公务员)

让金融助力装备制造业

我国装备制造业面临高端封顶、低端挤压的严峻形势,需要积极探索和研发贷款新模式,让金融助力装备制造业突破发展瓶颈、实现高端装备国际领先。这是金融行业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——张凤鑫(中国工商银行丹东分行)

引导装备制造业合理布局

辽宁沿海经济带发展迅速,产业集群效应也凸显,装备制造业向沿海转移的趋势,是企业在市场竞争条件下的必然选择。

但由于装备制造业自身的特殊原因和使命,其布局除了沿海经济的趋向性外,政府也应从战略上对产业转移进行有效引导,避免出现因产业过度集中造成的重复建设和加剧区域发展的不平衡,使总体布局更合理。

——崔跃峰(营口市老边区市民)

红牛功能饮料

泰国红牛

红牛官方网站

红牛

相关资讯
友情链接